Why do many Chinese words say a thing twice? 汉字里的成功学,中荷双语作家王露露

汉字和西文的一大差别就是它多用双字。 比如说,成功,朋友,道路, 而英文不说successsuccess, roadroad, friendfriend, 觉得一个字就够了, 所以是success, road, friend。

这大概源于中西文明世界观的不同。西方文明认为世界是实体,比如一个杯子。中华文明则认为世界又是空的, 又是实体,也就是心经所说的色即空, 空即色。 空,因为这杯子是各种因缘的集合体, 陶土,水,烧陶的木炭,瓷窑, 工人等,缺一个就不成其为杯子。色, 因为它被制成后,确实就立在我们眼前。

西方人看杯子时,只看到陶土,水,火炭,瓷窑,工人劳动等组合后的实体 – 难怪“缘分”一词没法翻成英文 – 所以用一个字就称呼那实体就够了。而汉语则需要用双字来表述事物从因缘到实体,从因到果,的过程。 双字的汉语词汇常常一个字表述因, 一个表述果,或者一个字表述正面,一个表述反面, 一个表述抽象,一个表述具象, 统称为一个字表示阴,一个表示阳。

就拿“成功”一词来说吧,成是组成,成就,功是功夫,工作。古人认为,一个人成功需要两个方面,一方面聚合不同的因素,即组成,另一方面要用功,即个人努力,缺一不可。天时地利人和嘛。 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你看得奖的演员常说,我的成功离不开整个剧组的支持和帮助,所言极是。郭伟胜老师讲老庄哲学时曾说,你问成功人士他们是怎么登上事业巅峰的?他们说的那一套,听听就罢了,不能不信,也不能全信,其实最真实靠谱的回答应该是,莫名其妙。你看天时地利人和,哪一点仅靠个人努力能左右的?因此,成功学可以听,但别太认真。曾仕强老师与郭伟胜老师异曲同工,他说,与其说一个人的成功来自个人努力,不如说是福报。

西文用success 一词表述的成功这个现象, 所以一个字足矣。

那么,在古人看来,哪方面更重要呢? 因缘或时势, 即成, 还是个人努力, 即功呢?答案是,因缘或时势。因为我们会说这件事成了,却不能说这件事功了。难怪孔子曰,时也, 命也,换言之,时势造英雄,现在还有句流行话,在风口上母猪都能飞上天。

同理,要想经济繁荣,只想着赚钱是不够的,还要先创造赚钱的因缘。要致富, 先铺路。如果走别人的路,前世赚到了,可哪天别人把路给封了,就只能干瞪眼了。 如今中国经济底气十足,正是因为我们重视基础建设,舍得花大本钱,暂时赔钱也不要紧,种下了因,所以结下了经济腾飞,持续向好的果。

中国为何不为眼前的利益所驱动,能高瞻远瞩,长远布局?这来自中国的世界观。世界观就是思想,而思想是需要语言来归纳总结和表达的。正因为汉语的双字分别表示色与空,虚与实,因与果,阴与阳, 所以我们看问题比较全面,找出解决方案也更靠谱。

刚才也提到了“朋友”, 同样是双字。 朋, 看形状就知道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意思,友的象形文字代表两只手一齐推犁耕地,齐心合力的意思。“朋”是说,两人在一起,“友”是说两人同心同德,在一起是表,是阳,同心同德是里,是阴。如果仅是在一起,可各怀鬼胎,离心离德,那叫是朋党,谈不上友谊,所以我们说 “友情”, “友谊”, 不说 “朋情” 或 ‘朋谊” 。

“道路 ”,这两个字看似一样,因为我们可以说,走这条道,也可以说, 走这条路。但细究起来,道代表抽象的路,路代表具体的路。比如, 我们可以说,他是道上的人,不能说他是路上的人。 这里的“道”多指黑道,不是一条柏油马路或崎岖山路,是抽象的。 我们能说此人道道多,不能说他路路多,因为这里的“道道”的含义是思路,抽象的。

总之,“成功”表现了事物的因果关系,“朋友”体现了事物的表里关系,道路反映了事物抽象与具象的关系。每每我们使用汉字时,就会潜移默化地认识事物的起源以及之间的关系。 一位哲人说,汉语是中国人的家。不管你生在哪里,只要你说汉语,就是中国人。 因此,青少年教育应该重视汉语,这样就能看到实体时也意识到其虚的一面,看到二,就能意识到一,看到一, 就能意识到生一的道。看到了道,就找到了路。 我们祖先过去磕磕碰碰地为我们淌出来的康庄大道,就明确地标在汉字里, 可以这么说,我们使用汉字就是手握导航图,无形中少走了很多弯路。

汉字里的幸福密码, 汉字系列1, 中荷双语作家王露露

亲爱的朋友们, 你们好。我是汉字控,无论遇到什么事,都能跟汉字挂上钩, 上至天文地理, 下至婆婆妈妈,一切皆在汉字中。 比如·,不少人崇拜爱因斯坦等科学家,可他们名下的一些最新科研成果早在七千年前,被我们的老祖先仓颉等人揉入了汉字形态中了。

众所周知,不少汉字的反义词, 其笔划数量都相同,上下,大小,左右,日月,阴阳,等等。有人会说,纯属巧合。那就像守着粮仓挨饿一样,对古人揉入汉字里宇宙真知视而不见。

鄙人以为,古人用同样数量的笔划来表达相对立的概念,是在告诉我们,万物都是相互成就和相互对换的,即相生相克。没有上,下在哪儿?没有大,就无从谈小,没有左,右的坐标是什么?没有阴,要阳有啥用?这是相生。相克就更好理解了,上和下相对立,大小, 左右,阴阳无一不是。

插一句, “无一不是” 这个词我们常用,但其深层含义是什么?就是相生相克的意思。没有大, 就没有小,缺一个,另一个就啥也不是。这就是蕴含在 “无一不是” 中量子力学。怎么又扯上现代物理了?

爱因斯坦提出了一个概念,叫 Spooky action at a distance, 翻成中文就是“远处的诡异动作’。物质的最小组成部分之一是粒子,粒子的一个特点是,它无时不刻在转动。如果两个粒子被赋予相同的能量,我们测量时,一个粒子向左转,不用问,另一个粒子一定向右转,就像它们俩一直在互通信息一样。更诡异的是,即便把一个粒子发射在月球上,而另一个粒子留在地球上,二者根本没有时间和媒介进行信息交换,你去测量它们的旋转方向时,照样是相反的,许多实验表明,无一例外。

这不就是汉字里说的万物相生相克吗?上产生下,下产生上,这是相生。一个在上,另一个就非得在下,这是相克。二者在上还是在下,只是双方之间自动的相互制约,相互作用的问题。 因为二者绝对相同,所以它们才能随时随地互换,等值等价才能交换嘛。这不仅体现在“上下”等字笔划数量的相同,而且在形态上也是如此。“上”反过来就是“下”,“‘大” 是头大, “小”是下面大,“左右” 也一样‘。

说了半天汉字和量子物理,跟我的日常生活有啥关系?能让我们幸福呀。有什么比慕然回首,意识到你有的我也有,我有的你也有,更让我们感到幸福的?阔绰与匮乏, 成功与失败,二者的区别只是前后顺序问题,而且是双方之间自动相互制约,相互作用的问题。没我就没你,没你就没我。富人是相对于穷人的,明星是相对于粉丝的。哪天富人没有穷人为其服务,明星没有粉丝捧了,他们就失去了光环了。比如, 哪天穷人受够了,也想富一把,起心动念了,就会多动脑,勤工作,当他们发家致富时,过去的穷人和富人的位置就掉了个了。哪天有个粉丝一琢磨,干嘛老捧别人做明星?结果他参加了达人秀,自己摇身一变,星光闪烁了,台下坐着一个粉丝,他就是自己过去的明星。

你会说,那得等哪辈子呀?古人说 “富不过三代”,“风水轮流转”。 这两句古话也包含了现代量子力学的新成就。 刚才说过,现代物理学家发现,粒子在不停地旋转,旋即“玄”。 古人所说的“这里有玄机”,“世界玄又玄”,就是说一切在变化中, 跟物理学家的新发现不谋而合。而正弦波是万物运动的形式。中国为什么有龙图腾?因为龙的形状像正弦波。 我们的祖先早在创造龙图腾时,就知道物质在以正弦波的形式不断运转。因此,阔绰与匮乏,成功与失败,在不断地互换位置。古人所说的 “富不过三代”,“‘风水轮流转” 就是基于古人对宇宙运行规律的洞见。

如果我们把时间顺序这个因素抽出来,物质与物质,人与人,他们之间是等量等值互换的关系。孔子说的天下大同,如今我们提倡的人类命运共同体,不是梦想,而是恒古不变的自然规律,这是汉字一直在无声告诉我们的秘密。

上下,大小, 左右,阴阳等反义词汉字还告诉我们,入局就进入无休止的轮回。 今天你在上,我在下,明天我回升,你下沉,没完没了。要跳出上下,大小,高低,贵贱的框子,《金刚经》管这叫不 “住相”,就得压根就不接招,不被自己处境所影响,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欺,做个人生看客,从旁观者的角度,笑看沧海变良田,良田又变回沧海, 即道家所说的“长生久视”。 这样才能气定神闲,心安。为什么不说 “长生久活”呢,因为活就是陷入轮回不可自拔。

王德峰老师说,中国哲学讲的是人学,人学讲的是如何才能心安。汉字所体现的宇宙真知使我们能够尊重自然规律,天人合一,这样才能心安。由此可见,汉字是幸福的密码。

以上说的是个人层面的幸福,从社会和国家层面来看,不能只要求个人豁达,坦然,恬淡,也要帮人一把,使人更容易跳出上下,高低,贵贱对立的框子。 那就要尽量淡化上下,高低, 贵贱之间的对立,使对立统一之间的转换平缓柔和, 人性化一些,使大家尽量和谐相处。古人所讲的仁爱,如今我们讲的共同富裕,就是这个目的,也是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更接近物质运动规律,天道和人道的原因。